嘎?

爬墙飞快,冷库体质,慎fo

[鬼面x赵云澜]一辆破车

巍澜前提下的鬼面x赵云澜
借了剧版外貌。剧书混合。
ooc,强制play,为肉而肉,有bug请无视bu

“令主。”

——谁?
——好热。好疼。

冰冷覆上火热的肌肤稍稍缓解了他的痛苦,赵云澜发出一声低吟,终于睁开了眼,正对上一张漂亮脸蛋。对面美人垂落的银白发丝若有微光,驱散些许黑暗。

倘不是美人的手正按住他的咽喉,他指不定还可以心里快活会儿。

“沈……鬼面。”

嗓音嘶哑,后俩字儿都似乎染上了点血腥气。又硬生生藏回喉咙里,换上毫不在乎的吊儿郎当。

“贵客前来,有失远迎,是我疏忽。冒昧一问——你把我内人藏哪儿去了?”

鬼面低低地笑起来,并不回答他的问话。凉飕飕
的手指从赵云澜脸侧血痕一路抚摩到他染血的唇角,才悠悠道一声:“令主大人可真是偏心,死亡面前先想的竟还是他。”

他的笑渐渐敛下,双目圆瞪,剩下字句是疯狂前兆,只得一个字节一个字节地从齿间迸出,语速越来越快。

“我与他分明是双生子,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能得你欢心,凭什么我就该受你们冷眼,凭什么我是十恶不赦而他却人人爱戴?!”

他把头埋在赵云澜颈肩,浑身微微颤抖,好似脆弱又无助,讨人爱怜。
放在从前,赵云澜铁定直接将美人揽入怀中加以安慰,而现在的他只是半睁着眼向一望无际的黑暗,内心毫无波动。——一股散不去的血味提醒着他这“柔弱美人”究竟是个什么本性。

剩下走评论。

【巍澜】不可言明

#第八集赵处胃痛睡着,沈美人守了一夜的扩写
#ooc
#小学生文笔,没逻辑,想哪写哪。
#还有一点点原著设定

赵云澜的屋子实在太乱,沈巍简直能想到这家伙平日里到底是怎么糟蹋自个身体的。
他气的想把这混账从床上拎起来教训一顿,却实在舍不得,只得亲力亲为地给他打扫半夜,又得提防着摄政官传来些别的什么要紧信息,便睁着眼在人床边守着。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窗帘缝里透出点儿微末的光,偷偷勾勒床上人的脸庞,要床边别有心思的人瞧个清楚。

沈巍仿佛受了这么个感召,视线飘忽着飘忽着就粘在赵云澜脸上,再也挪不动了。
——那毕竟是一万年来朝思暮想,求而不得的人啊。
更何况那人还缩在被子里,从内而外透出无防备的乖巧,与他平时吊儿郎当完全不同。

沈巍的眼渐渐黑沉下去,鸦睫挡住了他一部分眼珠,更让那视线生出点儿别有意味的危险来。

赵云澜。

昆仑。

他将这两个名字细细嚼碎了,无意识咬紧了后槽牙,喉结随着他吞咽动作滚动。
有一股烈火从魂火而起,往他皮肤里钻,烧灼血管,烧得他天生暴虐的灵魂蠢蠢欲动。沈巍一手按住膝盖上的书,一手缓缓接近床边,接近窝在中央的赵云澜。

想把他直接整个吞下,藏在身体里,谁也伤不着他,谁也瞧不见他…谁也抢不到他。
只能是我一人的。

爱意拆分成千百条,混着小鬼王从万年前就刻在骨子里的嗜血狂躁直击心脏,让那能量撑着才能跳动的死物嘶吼着在他胸膛中翻滚跳跃,好似要直接穿破他的身体。…沈巍几乎无法呼吸,只能被本能驱使着低下头去,慢腾腾靠近赵云澜,靠近他在暗中窥探了万年的珍宝。

他能感受到赵云澜的呼吸,感受到赵云澜身上传来源源不断的人类的温暖…人类的……。理智忽然冒出头来,按住沈巍的本心,尖叫着让他不要继续,不要让二人都万劫不复。

“你还想让他魂飞魄散吗!!”

床上的人像是被他激烈的天人交战影响,眉头一蹙,身体抗拒似的微微侧了一下。
犹如当头一兜冷水,哗啦啦直从头淋到脚,把那无名火熄灭得不留痕迹,就如同方才无法按捺的情动是一场噩梦。

沈巍骤然从魔怔了的状态中挣出,矜持理智又重新占领高地。他一跃而起,后退数步,逃离那一场要了命的幻境,双眼愣怔怔地瞪大。
书落在地上狼狈地发出清脆响声,把他脱了躯壳的七魂六魄从黄泉千丈之下的黑暗中按回“沈老师”的冷静克制里封印。

他便又是那个不动声色的“沈巍”,再没第二人知道他刚刚半只脚已经踏入深渊。

赵云澜是他的蚀骨毒药,他不能再过分触碰…不能…
可他还想再看着,看着心上人睁开眼朝他笑,哪怕,哪怕他什么也不晓得,徒留他一个万年挣扎的魂魄心神动荡。
他只能一个人呆呆坐着,捧一本欲盖弥彰的书,守到不得不走为止。

——于是终于,天光大盛了。

还是本垃圾…
“哎 老王你凑近点,跟你说个事儿…”

摸鱼👌。又萌了冷cp,哭了。

【鼠猫】桃花仙

#画画不适合我,于是我来祸害文圈了。
#私设。桃花仙白大美人x千年猫妖展护卫
#白玉堂是十九岁的美貌少年外表预警。
#短打一发完,太困,烂尾

三月,春华正好。

听闻金华有桃山,遍野是粉嫩嫩的花瓣儿。像个仙境里娇滴滴的美人,用香气凝的玉指勾着人的心魂。人间里有队探案归来的血气汉子,却不由陷进这粉色的温柔乡内,不忍离去。

然而,层叠嫩粉的花堆里簇拥着的,是一株亭亭白花。仿若庸脂俗粉里落下的一粒雪,无人在意地在那儿扎了百千年,孕出雪般的魂灵。

一身雪色衣装的美人从枝叶间冒将出来,一眼便瞧见了树下立着个「人」……。
是妖。

一个能侍立在奎星身侧的妖。

然而桃花仙只觉得有点儿奇妙,却不打算放在心上。他是仙,总是要比「妖」高上那么些。恶劣的小心思引着他在指尖凝出个花枝儿,吧嗒朝那猫儿头上敲了一敲。

猫儿顿时惊得毛发倒竖,瞪了一双溜儿圆的眼四处找寻这黑手的来向。

——「好好找罢,小猫儿。就你这小模样,定找不到你白爷爷。」

白衣仙人的眼还未弯下去,冰凉的一只手就拽住了他的腕子。他低低地咦了声,方一敛眸便与猫儿的眼相对。

这倒是有趣的很了。

猫儿弯弯双眸,盈盈的春意在他双眼之间漾了去,温和不下三月春风。他叹道,仿佛把仙人当作什么顽劣小公子,无奈地开口道。
「哎、公子…莫拿展某寻开心。」

果然还是看不透自己的真身。
稍稍的挫败立刻被他声嗓里含的清泉洗净,长着一张未及弱冠的美貌少年面孔的仙人翘起唇角,又执着花枝朝猫妖额上点了一点。
「你这猫儿,当真有趣。分明法力未到,却能看见我的模样。」
「喂、我叫白玉堂。小猫儿,你叫什么?」

一丝拐弯也没有。

猫把眼眯了又眯,并不惊讶他看穿自己原貌。只不过未点破面前少年的身份,便教他如此洋洋得意,看来是被人看扁了去。

「在下展昭。」
「白兄,这儿桃花开的真美。」

那是。白玉堂把头一扬。也不瞧瞧是哪人养着的,自然是让那景色如天庭,人间地下,无处可比。

「…于是展某便想,定是做桃花酿的好材料。」

仙人差点滚下树去。

「不行,不许做!」

他怒气冲冲探身出去,身姿仍旧优雅,若花瓣落枝。
展昭只用眼扫了眼他后半身的情状,便笃定了七八分。他指了一指白玉堂的身后,笑吟吟道。

「真身露出来啦。」

白玉堂这才发现他后半身仍旧陷在树干里,忘了化一双人形的双腿。他再定眼看展昭,想从清亮眼里找出什么害怕疑惑的情绪,然而…猫妖的瞳子里,只汪着一池清潭,把千百年时光都溶在里边,纯粹得不像一只妖怪。

「好哇…原来你才是拿着白爷寻开心来了。」
「小猫儿,胆子倒是大得很。」

展昭敛睫,隐下几丝笑意,腹诽:「到底哪边才是小的那个。」
他作妖也作了千年,眼见过这来自天上的种子发芽,育出个天生的玉面仙君来。
虽又隔着多年不见,须得稍作试探才能确认这顽皮少年是小桃花孕育出来的,年龄阅历却是实打实地高出仙君一截子。
玉面仙君却丝毫不知,真把他当作个随处可见的小妖了。

他兀自想着,唇边笑意渐渐深了。
哪知道那白玉堂气着气着,就被这春风一笑击中,愣愣地又把他端详了个遍。

「喂,猫儿。」
展昭抬起眼,与仙君大而长的桃花眼相对。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白玉堂一席官衣,神采飞扬站在他身侧的模样。
「我们是不是,已经认识很久啦?」

若不是,怎么一眼对上,就好像一同度过了好几载,竟不愿再移开目光了。

…轮回推着命运,终于咕噜噜滚动起来了。

…一切福缘也好,孽缘也罢,从头再来过。

大半夜激情撸猫……!
依旧是草稿流了 细化是什么根本不会…
p1猫儿单人
p2奶猫和小小白五弟。
“你说这话就是…想要比武?”
“我也要来我也要来!”

我人体爆炸线条凌乱褶皱瞎搞,然而我不要脸啊!

半夜随笔。空戬

春日正好,光华暖洋洋地从窗子间探来,喜人得很。

杨戬正得了半日空闲,便懒倚窗楞,摇着黑缎面白浪花底儿的扇。一双明眸半阖,也不知在想着谁家毛孩儿。

“杨二郎,想俺了不?”
变化作少年郎模样的猴儿从屋檐上倒挂下来,直把满庭春光遮了个严实。

杨戬把扇一收,横眉立目想要呵斥,却被那少年郎滚圆的大眼儿给软掉五寸铁石心肠。把一声叹息舐进喉间,杨戬伸手把“人”拽进窗子,执着折扇在他脑门敲了一敲。

“你这泼皮猴儿,就晓得搅人清净。
当年炼丹炉的火,就该再大些,省的整日看你闹腾,心烦。”

孙悟空也不在意,从大袖子里掏出个水润润的桃子来就要往面冷天神嘴里塞,面上还兀自笑嘻嘻的。

“早些回来,免得饿急了俺花果山的猴王妃,要跟老孙战个三日三夜哪。”

“净乱讲。”

杨戬还是不舍得在孙悟空白净的人形面孔上留下些什么,只好半嗔半怒地瞪一眼,将一口桃咽进肚子后才又狠咬口对面人的手指关节权当泄愤。

孙悟空终究还是少年人心性,被这介于报复和撩拨之间的一口激得耳廓通红。

桃花枝探出头来,偷瞧窗内,乐得花枝直颤。抖落三两花瓣,趁风而入,栖息在美人发间。

孙悟空觉着自个儿大约是着了什么道,竟不由凑上去偷了个香。在杨戬一扇子抽过来之前又破窗而出,只留少年人笑声朗朗。

再看那稳重多年的二郎神,只呆了一呆,唇角终于舒开来,笑骂。

“这泼皮猴子!…”

却也无可奈何了罢。

摸鱼。
漠然离去的白老鼠和似乎心有所感的展小猫。

〔洛言〕布丁软糖

周棋洛x李泽言
原作:恋与制作人
腐向。
可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逻辑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短打一发完。

他的梦里有一片盛满星子的蓝海。

李泽言在恋人的怀里醒来,头昏脑胀。他掀开盖在身上的外套正要回到办公桌前,却被扯住了袖子。
低头正对上一双如海蓝眸,委屈地闪着温润水光。小恋人哼哼唧唧,奶声奶气地抱怨李泽言已有多日没好好与他呆在一起,连休息时间也要被工作这个小妖精霸占。
“不要走嘛。”

小恋人的evol是能让所有人喜欢,李泽言分明也是个evoler,心中却不受控制地化作一滩春水,面上仍是板着、一脸严肃正经,要把小恋人的暖化攻击挡在冰霜的墙外。他两指并拢,按压鼻梁两侧,似是无奈。
“周棋洛。”
“别那么幼稚。放手。
布丁吃完了吗?”

布丁已经凉透,显然被冷落已许久。他的小先生为了给他的睡梦保持暖色,竟对美食无动于衷。小先生垂下脑袋,连发上的金色似乎都暗淡下来。开始闷闷地往嘴里塞布丁。

结果不多时又开始满地耍泼。

“我要吃热的!
布丁先生――!!”

“布丁先生”的额角跳了跳,没理会。
小恋人手脚并用滚爬到他旁边,扒上他的腿,只用一双圆滚滚的亮晶晶的蓝眼使劲儿看他。那纯澈的目光从头发丝滑到淡色薄唇,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再然后,一只咸猪手从衬衫下摆溜进,变着法儿闹他。

李泽言终于绷不住冰脸,正要质问时就被小恋人逮着空从椅子上扯下去,咕噜噜滚到地板上。小恋人奶狗一样哼哼着亲他青黑的眼圈,心疼都满满溢出来,温热的唇亲得他又要入梦。

一支歌儿打着转,溜进总裁大人的脑袋里,把那些公务通通扫出去,换上甜蜜的布丁味儿的梦。
小奶狗蹭蹭他的发,将终于睡去了的男人打横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晚安。☆”

『巨星周棋洛出柜宣布婚讯,对象竟是华锐的年轻天才总裁。
这究竟是――』
啪嗒。

一片漆黑。

不知道为啥就被屏蔽了。用图片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