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

爬墙飞快,冷库体质,慎fo

半夜随笔。空戬

春日正好,光华暖洋洋地从窗子间探来,喜人得很。

杨戬正得了半日空闲,便懒倚窗楞,摇着黑缎面白浪花底儿的扇。一双明眸半阖,也不知在想着谁家毛孩儿。

“杨二郎,想俺了不?”
变化作少年郎模样的猴儿从屋檐上倒挂下来,直把满庭春光遮了个严实。

杨戬把扇一收,横眉立目想要呵斥,却被那少年郎滚圆的大眼儿给软掉五寸铁石心肠。把一声叹息舐进喉间,杨戬伸手把“人”拽进窗子,执着折扇在他脑门敲了一敲。

“你这泼皮猴儿,就晓得搅人清净。
当年炼丹炉的火,就该再大些,省的整日看你闹腾,心烦。”

孙悟空也不在意,从大袖子里掏出个水润润的桃子来就要往面冷天神嘴里塞,面上还兀自笑嘻嘻的。

“早些回来,免得饿急了俺花果山的猴王妃,要跟老孙战个三日三夜哪。”

“净乱讲。”

杨戬还是不舍得在孙悟空白净的人形面孔上留下些什么,只好半嗔半怒地瞪一眼,将一口桃咽进肚子后才又狠咬口对面人的手指关节权当泄愤。

孙悟空终究还是少年人心性,被这介于报复和撩拨之间的一口激得耳廓通红。

桃花枝探出头来,偷瞧窗内,乐得花枝直颤。抖落三两花瓣,趁风而入,栖息在美人发间。

孙悟空觉着自个儿大约是着了什么道,竟不由凑上去偷了个香。在杨戬一扇子抽过来之前又破窗而出,只留少年人笑声朗朗。

再看那稳重多年的二郎神,只呆了一呆,唇角终于舒开来,笑骂。

“这泼皮猴子!…”

却也无可奈何了罢。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