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

爬墙飞快,冷库体质,慎fo

【鼠猫】桃花仙

#画画不适合我,于是我来祸害文圈了。
#私设。桃花仙白大美人x千年猫妖展护卫
#白玉堂是十九岁的美貌少年外表预警。
#短打一发完,太困,烂尾

三月,春华正好。

听闻金华有桃山,遍野是粉嫩嫩的花瓣儿。像个仙境里娇滴滴的美人,用香气凝的玉指勾着人的心魂。人间里有队探案归来的血气汉子,却不由陷进这粉色的温柔乡内,不忍离去。

然而,层叠嫩粉的花堆里簇拥着的,是一株亭亭白花。仿若庸脂俗粉里落下的一粒雪,无人在意地在那儿扎了百千年,孕出雪般的魂灵。

一身雪色衣装的美人从枝叶间冒将出来,一眼便瞧见了树下立着个「人」……。
是妖。

一个能侍立在奎星身侧的妖。

然而桃花仙只觉得有点儿奇妙,却不打算放在心上。他是仙,总是要比「妖」高上那么些。恶劣的小心思引着他在指尖凝出个花枝儿,吧嗒朝那猫儿头上敲了一敲。

猫儿顿时惊得毛发倒竖,瞪了一双溜儿圆的眼四处找寻这黑手的来向。

——「好好找罢,小猫儿。就你这小模样,定找不到你白爷爷。」

白衣仙人的眼还未弯下去,冰凉的一只手就拽住了他的腕子。他低低地咦了声,方一敛眸便与猫儿的眼相对。

这倒是有趣的很了。

猫儿弯弯双眸,盈盈的春意在他双眼之间漾了去,温和不下三月春风。他叹道,仿佛把仙人当作什么顽劣小公子,无奈地开口道。
「哎、公子…莫拿展某寻开心。」

果然还是看不透自己的真身。
稍稍的挫败立刻被他声嗓里含的清泉洗净,长着一张未及弱冠的美貌少年面孔的仙人翘起唇角,又执着花枝朝猫妖额上点了一点。
「你这猫儿,当真有趣。分明法力未到,却能看见我的模样。」
「喂、我叫白玉堂。小猫儿,你叫什么?」

一丝拐弯也没有。

猫把眼眯了又眯,并不惊讶他看穿自己原貌。只不过未点破面前少年的身份,便教他如此洋洋得意,看来是被人看扁了去。

「在下展昭。」
「白兄,这儿桃花开的真美。」

那是。白玉堂把头一扬。也不瞧瞧是哪人养着的,自然是让那景色如天庭,人间地下,无处可比。

「…于是展某便想,定是做桃花酿的好材料。」

仙人差点滚下树去。

「不行,不许做!」

他怒气冲冲探身出去,身姿仍旧优雅,若花瓣落枝。
展昭只用眼扫了眼他后半身的情状,便笃定了七八分。他指了一指白玉堂的身后,笑吟吟道。

「真身露出来啦。」

白玉堂这才发现他后半身仍旧陷在树干里,忘了化一双人形的双腿。他再定眼看展昭,想从清亮眼里找出什么害怕疑惑的情绪,然而…猫妖的瞳子里,只汪着一池清潭,把千百年时光都溶在里边,纯粹得不像一只妖怪。

「好哇…原来你才是拿着白爷寻开心来了。」
「小猫儿,胆子倒是大得很。」

展昭敛睫,隐下几丝笑意,腹诽:「到底哪边才是小的那个。」
他作妖也作了千年,眼见过这来自天上的种子发芽,育出个天生的玉面仙君来。
虽又隔着多年不见,须得稍作试探才能确认这顽皮少年是小桃花孕育出来的,年龄阅历却是实打实地高出仙君一截子。
玉面仙君却丝毫不知,真把他当作个随处可见的小妖了。

他兀自想着,唇边笑意渐渐深了。
哪知道那白玉堂气着气着,就被这春风一笑击中,愣愣地又把他端详了个遍。

「喂,猫儿。」
展昭抬起眼,与仙君大而长的桃花眼相对。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白玉堂一席官衣,神采飞扬站在他身侧的模样。
「我们是不是,已经认识很久啦?」

若不是,怎么一眼对上,就好像一同度过了好几载,竟不愿再移开目光了。

…轮回推着命运,终于咕噜噜滚动起来了。

…一切福缘也好,孽缘也罢,从头再来过。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