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

爬墙飞快,冷库体质,慎fo

【巍澜】不可言明

#第八集赵处胃痛睡着,沈美人守了一夜的扩写
#ooc
#小学生文笔,没逻辑,想哪写哪。
#还有一点点原著设定

赵云澜的屋子实在太乱,沈巍简直能想到这家伙平日里到底是怎么糟蹋自个身体的。
他气的想把这混账从床上拎起来教训一顿,却实在舍不得,只得亲力亲为地给他打扫半夜,又得提防着摄政官传来些别的什么要紧信息,便睁着眼在人床边守着。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窗帘缝里透出点儿微末的光,偷偷勾勒床上人的脸庞,要床边别有心思的人瞧个清楚。

沈巍仿佛受了这么个感召,视线飘忽着飘忽着就粘在赵云澜脸上,再也挪不动了。
——那毕竟是一万年来朝思暮想,求而不得的人啊。
更何况那人还缩在被子里,从内而外透出无防备的乖巧,与他平时吊儿郎当完全不同。

沈巍的眼渐渐黑沉下去,鸦睫挡住了他一部分眼珠,更让那视线生出点儿别有意味的危险来。

赵云澜。

昆仑。

他将这两个名字细细嚼碎了,无意识咬紧了后槽牙,喉结随着他吞咽动作滚动。
有一股烈火从魂火而起,往他皮肤里钻,烧灼血管,烧得他天生暴虐的灵魂蠢蠢欲动。沈巍一手按住膝盖上的书,一手缓缓接近床边,接近窝在中央的赵云澜。

想把他直接整个吞下,藏在身体里,谁也伤不着他,谁也瞧不见他…谁也抢不到他。
只能是我一人的。

爱意拆分成千百条,混着小鬼王从万年前就刻在骨子里的嗜血狂躁直击心脏,让那能量撑着才能跳动的死物嘶吼着在他胸膛中翻滚跳跃,好似要直接穿破他的身体。…沈巍几乎无法呼吸,只能被本能驱使着低下头去,慢腾腾靠近赵云澜,靠近他在暗中窥探了万年的珍宝。

他能感受到赵云澜的呼吸,感受到赵云澜身上传来源源不断的人类的温暖…人类的……。理智忽然冒出头来,按住沈巍的本心,尖叫着让他不要继续,不要让二人都万劫不复。

“你还想让他魂飞魄散吗!!”

床上的人像是被他激烈的天人交战影响,眉头一蹙,身体抗拒似的微微侧了一下。
犹如当头一兜冷水,哗啦啦直从头淋到脚,把那无名火熄灭得不留痕迹,就如同方才无法按捺的情动是一场噩梦。

沈巍骤然从魔怔了的状态中挣出,矜持理智又重新占领高地。他一跃而起,后退数步,逃离那一场要了命的幻境,双眼愣怔怔地瞪大。
书落在地上狼狈地发出清脆响声,把他脱了躯壳的七魂六魄从黄泉千丈之下的黑暗中按回“沈老师”的冷静克制里封印。

他便又是那个不动声色的“沈巍”,再没第二人知道他刚刚半只脚已经踏入深渊。

赵云澜是他的蚀骨毒药,他不能再过分触碰…不能…
可他还想再看着,看着心上人睁开眼朝他笑,哪怕,哪怕他什么也不晓得,徒留他一个万年挣扎的魂魄心神动荡。
他只能一个人呆呆坐着,捧一本欲盖弥彰的书,守到不得不走为止。

——于是终于,天光大盛了。

评论(11)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