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

爬墙飞快,冷库体质,慎fo

【周仙】所以你好,再见。

听着安河桥憋出来的小刀。
依旧没有逻辑。

秋日晴空万里的成都阳光柔和,片片揉碎了洒在靠在树下的男人脸上,将他的轮廓描的柔和。

仙儿迷蒙着醒来,偏过头去躲避光的抚摩。

――它总是会让他想起一个青年。

傻乎乎的,却能让他的心情瞬间阴转晴的,像个哈士奇一般的青年。

他的背影拥入夏日的烈阳,然后从仙儿的视野里消散。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耳机里,低沉温柔的歌声将他环抱,仙儿握着耳机线,不着边际地想。

他妈的,平时给我唱歌就那么难听。

最后就留下首这玩意儿,把他的心脏都狠揪成一团 他还偏偏不舍得丢。
那个青年哄了他半边年华,把他养成刁钻的猫,又擅自把他丢在一边,教他一腔任性而缠绵入骨的情意无处安放。

周公谨。
聂先生。
你怎么舍得。

仙儿还在想他对青年的每一句暗示,每一句推拒,每一句把人从他身边推走的话语,突然眼底酸涩。

他把双腿蜷缩在胸前,眉头紧皱着再次陷入浅眠。

太阳欲沉,空气转凉。
再没有谁会去低骂一声仙某人你是撒子吗再把他带回家中,拥他入怀。

再没有。

『你好。
     再见。』

――――――――――――――――――――――

“小周!!”
“干嘛干嘛大半夜的,你被蚊子咬了吗兄弟!!!”
“艹你怎么没肥服南啊?”
“你就这么……只要你仙某人还在重庆一天,我就用520粘着你一天,怎么说兄弟。就很舒服。”

“噗呃咳咳咳…傻逼。睡了。”
“……哦哦。”

青年的怀抱很暖,很大,足以把他整个人都包进去。仙某人眨眨眼,想着他妈的什么狗屁梦,忿忿把自个儿缩进青年双臂之间。
入梦。

评论(3)

热度(30)